庸人不自扰

我是夷陵老祖座下一只会种地产粮的低阶走尸。墨香三部曲爱好者。

金光瑶痴汉。但拒绝一切瑶妹相关r18注意!!!拒绝瑶妹的一切火车机车自行车 ,即使是本命曦瑶也是拒绝的。


渣反:冰秋

MD:忘羡 曦瑶 双聂组 双道长和薛晓薛都是吃的【人渣组只吃一点

天官:花怜 花怜 花怜



不混圈

眼睁睁看着金光善的人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高了起来,人渣组人气一飞冲天简直可怕。 女人们你们怎么这么善变的??谁在看小说的时候在心里凌迟了他八百次的嗯!?【挑眉】

给颜值惊了。虽然咋说也是能生出我家瑶瑶的男人想来不会有多差,但是……!!!忽然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姑娘会愿意和他生猴子了……小哥哥【?】你待错剧了,要不找隔壁渣反冰哥带带你??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车杭寂:

转载以自我警醒。
我笔下的爱情,发展到最后一定要是两个思想成熟的灵魂产生的碰撞。


Laceration:



#原文被LOF和谐,已自我规避,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圌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圌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圌童癖宣泄圌欲圌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圌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圌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圌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圌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圌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圌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圌童欲圌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圌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圌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圌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圌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圌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圌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圌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圌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圌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圌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圌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圌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圌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圌八圌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圌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圌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提供了理论支持的文章》,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Pedophilia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今天莫名其妙碰见一个说是花城抄了霹雳的阴川蝴蝶君的,我一个好奇去搜了搜,随即就是一阵懵逼。

只是都会用蝴蝶,还是用真的意义上的蝴蝶……花城的蝴蝶又不是活的…………

除此之外,啥都不一样……??!

不是现在人是不是看见秀秀写得文一定要挑出刺儿来?花城厨气死了好吗??

真的是太瞧得起我们家花城了,我们花城也就是个鬼王,也没那么牛逼的设定😂

来年开春儿一定买斤枇杷做周边2333

你对他说“滚”,他笑着离开了。

那个时候的你一定不知道,他这辈子,对你说过的最后一个字,也是“滚……”

欠了的口德总是要还,只是这个还的,太大太大……

舍友看着我看薛晓的车一脸开心,很不解的问我不是更加喜欢双道长这样的问题。
我“你懂什么!?大多数的薛晓车都是自带目隐play的!!!”

舍友“……我觉得再这么下去两家粉丝非合起来打死你不可。”
😂

热……热圈果然牛逼,我一零fo新号竟然第一篇文能凑齐5个以上热度?!

不禁想起2016年的aph来

【中短篇连载】【曦瑶】半生错

1,连载,中短篇

2,原作之后的故事,自带cp滤镜。

3,ooc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我们开始。

——————

————————————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石头是个鬼判,一个看管奈何桥的鬼判。

其实这是个枯燥活儿。石头刚刚做鬼判的时候,还时常会为了那些冤魂的命运而感到悲哀 ,觉得天命不公,他们命不该绝。但日子一久了,他难免就会对于那些千篇一律的嚎哭感到麻木,常常有些魂魄不愿意渡桥,总想着返回现世,石头就不得不用烙铁将他们逼上奈何桥,再交给孟婆捏着鼻子灌他们几口苦汤,一脚踢到来世去。

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石头就注意到了每每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前世的桥头上就总有一个孤魂野鬼从三生石后探出半个脑袋看着。刚刚开始时,石头还以为他是哪个不想过河又无法返回的胆小鬼,还想着抓他过来到来世去,可后来待他翻起转生薄的时候,却总是看不到有这么个人的存在。石头心中起疑,想着他可能是哪个不到死期的未亡之人,被勾魂的搞错了弄到了这里,过不久就该回去了。

但那人却一直不见回去,后来胆子似乎也大了起来,不再只躲在石后巴望,而是敢走到那些死者的身边,细细地去瞧。石头偶尔瞄过他几眼,只见那人的容貌姣好,身材适中,年龄不过三十上下,再加上有一断臂,竟觉得十分震惊,这人明显是还不到自然死亡的年龄,那他为何到了这里?又为何不能转世为人?

而那青年面相看着也是和善,后来日子久了,竟就和石头熟络了起来,鬼判日子枯燥无聊,有个可以谈天说地的人自然是好。从他的话语里,石头得知了这人名叫金光瑶。

金光瑶看着人倒是相当不错,时而帮石头劝说阻拦想要往前世跑去的亡灵,后来,待到日子再久了一些后,也时常向石头询问好些人世中不易得知的事情。

“我生前一直有一疑问,不知先生可否能解答一二?”

“只要是兄弟知道的,就给你说了,你尽管问,俺这儿声称三界通的名号可不是开玩笑的。”

金光瑶闻言微微一笑,寻思片刻,便开了口。

“世人常说得道成仙。先生你可否告诉我,是否潜心修道就真的可以成为神仙?”

“这儿啊……仙是能修成,但这得看灵根,有人天生便是仙命,说不定胡乱练上几个招式就能位列仙尊了。而更多的普通人,则是苦练一辈子,功力再怎么厉害,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如此……”金光瑶听闻后,脸上竟透出了几点释然,不知为何,石头觉得这个小兄弟恐怕是有些故事的,但奈何他又不敢打听 ,金光瑶被困在这里,转生不得,也复生不了,怕不是生前做过什么极为缺德的事情,被人封住了魂魄,永世不得超生。

远远的又有不认命的孤魂想着逃逸 ,石头闪过去捉人了,金光瑶见他走开,就又默默地踱回了三生石后,鬼的伤口是不会愈合的,他那条断臂里的血就一直往外流着,却怎么都流不尽,他苦笑一声,伸出另一直手去蘸那伤口上温热的血液,玩笑般的在三生石上写了起来。

他写了两个人的名字 ,但奈何每次等到自己名字的最后一画落下后,二人的名字竟就都消失不见了。他深知这之中的原因——他不会有将来,更不要提什么来生,三生……金光瑶忽然有些疑惑自己上一世究竟是条什么样的生命。他思来想去,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无论自己上辈子是个什么东西,总归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若是条狗,就是条将主人的婴儿刨来撕碎了的狗,他若是根草,就是棵害死了皇亲国戚的毒草。不然老天为什么要他这一生投成这么个胎,又要他捞得个这么样的结果。

那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不是在十八层地狱受尽刑罚?

他想到劳累,劳累使他垂下眼帘,不看眼前那逐渐消逝了的血字,黯然低下头睡去。

——————

————————————

孟诗是在一间客房的暗室中偷偷将金光善的孩子给生出来的。那一晚,狂风不止,雷雨交加,窗外狂风呼啸的声音一阵接着一阵,教人觉得胆战心惊。她一个人咬碎了牙硬着头皮地将孩子生了出来后,但身边竟找不到一个前来帮忙的友人或郎中,她晕了过去,待到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黄昏,只看见自己躺在院内一间茅草屋内,周身血迹已被清理干净,看着应是鸨母干的,她要自己活着还有些用。

但一声婴儿的哭声惊醒了尚在沉思的女子,她猛然抬起头来,循着那像是小猫叫般虚弱的哭声,强忍着身下的剧痛爬去寻找自己的孩子,她最终在那茅屋外发现了一个被雨后寒气冻得直哭的男婴——鸨母并不希望养儿分掉他接客的心,也不希望楼里多一张和人抢饭吃的嘴,便自作主张的将孩子扔在室外,想要让他自生自灭。孟诗顾不得去想这些,她一把将孩子搂在了自己的怀里,打开自己的衣襟,用胸前的体温将孩子暖了回来。不知过了多久,婴儿的哭声终于变得稍微有劲儿了半点,她赶忙喂孩子吃奶,但可惜她那奶水太稀,太少,孩子根本吃不饱,于是那哭声就又大了几分。

孟诗搂着自己的孩子,只觉得自己的心尖像是被剜去了一块儿似得疼的能滴出血来。她喉咙一紧,眼泪无声无息地滴落,滴在那孩子的身上。说来也怪,男婴似乎是知道了母亲此时的心碎欲绝,竟然渐渐地止住了哭声。

孟诗许久之后才抬起头来,目光坚定而充斥着希望的光辉,她忽然将自己的小指放在嘴边咬破,将一滴血滴在了男婴的眉心。

“你叫孟瑶,但你记住,你总有一天要姓金。你是兰陵金氏家主金光善的儿子。寻父之路遥遥无止尽,你需要强大起来 ,才能有再回去的能力。”

那男婴得了名字,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母亲严肃的面容,孟诗将他抱着站起来,抹去他额头上的一点红色,推门离开了茅屋,步伐坚定,似能在砖地上踏出印子来。

【未完待续】



十分钟倒计时!!